神在黃昏

                

  七月十二日

恩典,是我加在我眾朋友身上的特殊標誌。

沒有功勞可言,沒有勳章可掛,一切得自與我同住的結果。這樣的事,有時連得著我恩典的人都不明白。但我眾朋友所遇見的一些人,有能看的眼,這樣的事對他們是顯而易見的,就像我在地上的那個世代有人說過的一樣:「認明他們是跟過耶穌的」。

他們身上的標誌:也許是我持續的大能顯於生活中,也許是一股平靜安穩的力量,或是顯出得勝自己的標記,或是我品性的些微反映,或是我愛之奇異芳香的散發。

創作者介紹

阿根廷活水教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