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在黃昏

 

                                              

 

我並沒有差遣門徒,帶著我的能力,去醫治那個敘利非尼基婦人有病的女兒、百夫長的僕人,或大臣的兒子;我的話就足夠這一切之用了。

我所需要的,就是那祈求者的信心。你們還不能體認這件事嗎?

你們要學習認識我,向我作更多的懇求;如果不這樣做,那麼,別人受捆綁就是你們的責任了。

你們要脫盡你們自己肉體的一切捆綁,要記得那「梁木和刺」的教訓。當過錯(梁木)從你們眼中除去時,就給了你們除去弟兄眼中之刺的能力;如果你們使身體馴服下來,使之完全聽話,就必能使你們的弟兄從疾病的捆綁中得釋放。

    全站熱搜

    阿根廷活水教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