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在黃昏

 

                                                       

 

我的非難是針對那些自以為是的人而發的。

至於罪人,既已感覺到自己的失敗和軟弱,我就給他最溫柔的憐憫!「去吧!從此不要再犯罪了!」這是我對那在行淫時被拿的婦人說的。

但這卻是何等有盼望的一句話!好像我明明地擔保說:我相信她再不會陷入罪中;我認為她有資格過一個新的生活。

我信託那位在敘加井旁的撒瑪利亞婦人一個奧秘,這奧秘連我的門徒也未曾完全與我分享。她乃是我那些首屆宣教士中的一位。

這位曾經是個罪人的婦人,獻上他豐足的愛,是我所知道的。我沒有公開非難她的罪,也沒有拒絕她的愛。

    全站熱搜

    阿根廷活水教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