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一月21日 撒母耳記上第十九~廿章

 

如同愛自己的性命

 

陳光晴長老

掃羅是以色列民族的第一個王,從外表看來是又健壯,又俊美, 身體比衆民高出一個頭,在以色列人中沒有一個能比他的。這外表看來雄糾糾,氣昂昂,高人一等的掃羅,却是一個沒有自信,自我形象低落的人,他自認自己是以色列支派至小的便雅憫人,他的家是便雅憫支派中至小的家,換句話是說自已家世背景不好,當撒母耳在衆支派,衆宗族中掣籤,掣出掃羅,他却藏到器具中,不敢見人。

 

初立為王後,他的確有一些建功,分散的支派因他而聯合,擊敗叫以色列人提心吊膽的仇敵亞捫人。此時國泰民安,對經歷了士師四百年黑暗時期的百姓而言,掃羅無疑是一顆明亮的民族救星。然而他內心對於自我無法肯定,使得他缺之安全感,被揀選為王,政治,軍事的勝利並沒有使他的心靈更新,謙卑的進而更認識揀選他的上帝,反而剛愎自用,強撗跋扈,在執政後期多次違背神,導致上帝棄絕他作王,並命先知撒母耳前往膏立大衛為王,以接替掃羅。

 

掃羅是一個既自卑又自我中心的人,所以當大衛有更好的表現時,他不但不能欣賞他,反而心生嫉妒。所以婦女高唱「掃羅殺死千千,大衛殺死萬萬」時,就引發了掃羅內心的黑暗,定意要除掉這個威脅王位的人,掃羅對大衛的憎厭逐漸增加,且屢次欲謀害大衛。嫉妒往往由誤解引起,認為別人取得了成就,就等於對自己的否定,其實百姓沒有否定掃羅作王,但掃羅的缺之自信且嫉妒產生對大衛的恨惡。

 

按理說,在成就卓越的大衛面前,最有危機感的該是掃羅王的兒子約拿單,因為大衛直接威脅著約拿單未來的王位,但是約拿單和大衛一見如故,二人深相契合,他愛大衛如己,甚至把個人的外袍和武器送給大衛,彼此立約,相互委身,忠誠地保護對方。約拿單知道上帝要揀選大衛為王,所以願意將王位讓給他, 多次在掃羅面前為大衛求情,並且幫助他躲避掃羅王的迫害,這種忠貞的情誼正好叫人體會上帝守約的意義。

 

在教會的弟兄姊妹之間的關係中,我對別人的成就是否心懷嫉妒?我曾否衷心稱許與讚賞別人的成就? 真正的友情,不需理由, 是付出,不計較個人得失,不計較回報,而這樣的情誼正如約翰15:13 所說:「人為朋友捨命,人的愛心沒有比這個大的。」

 

耶穌稱你我為朋友,我們也是弟兄姊妹的朋友嗎?

阿根廷活水教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