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尼的復興講章  

芬尼的復興講章(三)

 

膚淺的復興

 

我和許多人都觀察到--在過去的十年中,教會的復興越來越膚淺。有許多的現像都證明我所說的實在是一項事實。因為在這些復興中,人心缺乏罪孽深重和憂傷痛悔的感受,謙卑的態度和蒙恩程度也遠不如一八叁O年到一八叁二年間的復興結果。過去這幾年有些復興的發生是突然的,時間也是短暫的,有時且有不良的後果。得救者很少有人有健全的基督徒生活,雖然仍有少數繼續追求,但他們的生命並沒有完全更新,也缺乏禱告及謙卑。

 

總而言之,根據我個人的觀察、經驗及別人的見證顯示,最近的復興遠不如從前大復興那樣為人所企求。那些只經歷現代表面復興的牧師們,幾乎害怕復興,因為會眾並沒有因生命而煥然一新,甚至牧師們觀察到教會本身受其害;而經過且目睹十年或二十年前大復興的牧師,都和我交通到從前那種真實有震憾力的復興景況才是他們期待的。關於這種膚淺的復興,我一直很注意它的發展,如果我的了解沒有錯誤的話,那麽膚淺的復興往往有叁種情形發生:

 

一、當人心的黑暗及敗壞被光照時、會眾扎心的現象遠不如先前的大復興。有一位佈道家曾經很失望地說:世人對這種膚淺的復興毫無反應,有如隔靴搔。對此,我以為人心並非不再與神為敵,主要還是佈道的信息沒有像先前一樣將人的罪顯明出來。在每次的復興期中,許多佈道家都會提到道德的敗壞,但我以為這種講題(若不是在聖靈的光照下)不宜多講,唯恐這樣的講道無法像利箭一般插入知識分子的心田。因為根據我個人的經驗、觀察和對神話語的體認,我十分確信:當我們強調人心敗壞得無可救藥,並且它的驕傲、詭詐及一切為神所憎惡的罪,都必須在神完全律法光照之下置之於死地,復興才會發生。

 

二、我害怕,我們對人心敗壞的無可救藥強調得不夠,以至於會眾聽完道後,對自己並不深惡痛絕或有紮心的感覺;如果,有罪的人參加聚會聆聽牧師的講道,而不感覺己罪甚重,以致厭惡自己,渴求改變,這樣並不算是復興,這是我要提醒弟兄們注意的一項事實。因為一個人參加教會聚會完以後,仍然面無愧色地東張西望,絲毫沒有憂傷痛悔的心來尋求神的面,我們可確定,鑑察人心的聖靈並沒有在會中自由地運行工作。

 

當我參加一個聚會時,我會習慣地觀察會眾,如果他們的頭抬得高高地看著我或東張西望,我就明白我必須說些什麽,在邀請他們接受基督以前,我會讓聖靈先光照他們的罪。一般來說,當一個牧師環顧會眾時,他一定能發覺誰被聖靈責備,誰沒有。因為唯有被聖靈責備後人心才預備好接受基督。從會眾的表情下可以發覺下列四種神情:有些人絲毫不帶愧色,仍昂首自得的觀看;有些人頭雖然抬得很高,卻不敢正眼面對你;有的人會低首祈禱;有些人會痛苦呻吟,全會場清晰可聞,好像聖靈兩刃的利劍已刺進他的心中。所以現在我已經學習到--當復興發生時,無論是講道或方法都是直接有功效的,以致於會眾都彷彿面對聖靈向他們開火掃射,而無法躲避。當罪人覺悟自己的可憐光景時,就會謙卑地來到施恩寶座前求憐憫。

 

三、由於許多真實的例子使我想到,對基督徒或世人說我們需要神的恩典,顯然強調得還不夠。我承認我有時也犯這項錯誤,有時由於太強調罪人的天然責任與能力,反而貶低了他們需要倚靠神的恩典及聖靈能力的程度。為此大大地使聖靈擔憂,因為他的作為只淪為配角而已,他的能力大大地被限制住了。另一方面,大多數的人只追求自我努力所帶來的滿足及快樂,這樣的快樂固然帶來些微的盼望,但對於聖靈澆灌及管理之下所帶來的豐盛喜樂的生命卻一無所知,這個損失未免太大了。因為一個人若對經歷聖靈這方面毫無所知,而仍然以為自己過著基督徒得勝的生活,這是非常奇怪的。

 

病態的復興

 

另外一項流行的錯誤觀念就是:人以為助長復興總需要有奇特的情感經歷;教會復興發生時,固然會帶來某種程度的情緒經驗,但聖經真理並沒有叫我們尋求經驗,更沒叫我們藉著任何激動的情緒經歷來誘使罪人歸向主。我們應當認識到,過分激動的情緒往往使罪人陷於心靈的幻像中。基督徒信仰的建立完全在於人內心對主耶穌真理的順服,而非出於情感或恐懼的因素。當個人的情緒被激動到某種程度時,他的意志很容易被左右或受到轄制。

 

所以人若因某種衝動而有一些宗教的狂熱,我們不能視為基督信仰的表現,因為人心尋求經驗的熱心若超過對聖經真理在心中紮根的渴慕,他的虔誠是虛假的;這時情緒激動的程度若是越大,攔阻人信服真理的自高之事就會成比例地越多,正好像激動的情緒越大,人的意志受左右的程度也相對地越大。當復興發生時,神會賜下許多蒙福的經歷,其中主要的是引導人更加竭力追求認識真理,凡撇開此終極目的而仍有的宗教狂熱都是危險的;再者,情緒激動的程度若大到足以轄制人的意誌時,那些感受激情的人一定會陷入自欺的景況中,並身受其害,因為他們以為感受越強烈,即表示信仰越真實。這種專仰賴情緒而非腳踏實地去順服真理,根本不是真實信仰的表現。無疑地,熱衷於宗教的狂熱或激情,的確能給許多膚淺的復興帶來一些虛幻的指望。但如果我們不防止這些錯誤觀念的流行,而容讓它擴大,那麽人就很容易以為情緒激動越厲害,教會復興就越能擴展,這樣,不幸的後果就產生了。

 

萬一這些宗教的狂熱或激情出現在真正的復興當中,仍難免有害,除非人的理智和注意力能完全集中於真理上,不然這些情感表現會大大阻礙了人意志的運用。我曾經看到一些人的意志被激動的情感左右,以致理智顯得毫無功效;可以說,在理智的圍之外,幾乎任何事物都能輕易地左右他的意志。這種情形我們只能說是宗教的狂熱而已,並非是基督教信徒的表彰。這種狂熱的宗教形式我將在後面幾章提到。

 

還有一項錯誤的看法就是:復興發生期間,以為有關今生來生賞賜的言論和末後的審判是唯一應當強調的,而這樣的說法,只有滿足人自私的本性;因為無論是提到神的賞賜或末後的審判,雖然能在人內心產生對神的順服,但這樣的順服可能只是心智上冷漠的認可,也可能是以自我為中心的,或者有不純正的動機。不錯,聖經提到神按著人所行的報應他,然而人所行的動機若不是出於無私的愛,其事奉也是徒然的,因為他的服從,在其本源上可能是盼望得著補償或者由於對末後審判的恐懼。假如罪人以無私的心懷和意念來愛神,並且因著愛的激勵奉獻自己,神將應許賜給他榮耀的賞賜。一個人跟從主的動機若僅是為了必朽壞的食物,他休想從神那裡得著什麽。

 

假如罪人確實認罪悔改,遠離惡行,並且以無私的愛奉獻己身來榮神益人,這樣神應許赦免他的罪;但神赦免的應許並非用來滿足人自私的意圖。一個人很可能有不純淨的動機才離棄外在的罪行,內在的罪卻仍根深蒂固,他的善行無異更​​肯定他的自私。所以人離棄犯罪的行為,其本源可能是盼望得賞賜或者是出於刑罰的恐懼,這不僅是假冒為善,並且直接使自私的心性更加嚴重。若罪人不關心他的靈魂,告訴他信實公義的神是按著人所行的施行賞罰,可能是使他注意救恩內容最迅速和唯一的方法。我們所要作的就是告訴他們有關神的屬性、他的管理、基督和聖靈以及神救贖的計劃,因為這些能吸引罪人脫去罪的纏累或任何自私的企圖,另一方面也能激發他們追求純潔無私的愛。

 

另一方面,我們要使他的思想集中在神的仁愛、真實、聖潔、公義、溫柔及憐憫,這些像一面鏡子照出了罪人本身的不義,如驕傲、仇恨、野心、自我為中心及其情慾敗壞的程度。當他看見了自己靈性可憐的光景以後,就會以憂傷痛悔的心來到主的面前。但我們千萬要記住,感覺情緒只是附帶的結果,而非用來助長復興;如果情緒越平靜,人越能根據理智的判斷自由地運用意志來順服真理。

 

我承認有許多人對復興期間所發生的激情有不合理的反感,因為教會復興將無可避免地帶來激動的情緒感覺。但我也相信有許多人很費心地製造強烈的情緒,以為可以助長復興。事實上,此種努力並非是必須的。所以我相信任何人企圖製造的情緒經歷非但不能帶來益處,反而使人迷惑、混亂。我越多次經歷教會的復興,我越發覺要使真理完全表明,會眾情緒的安定是非常重要的。

 

由於交感力的影響,個人情緒的經歷很容易感染到全會眾,因此我們必須非常謹慎。當個人表露出極大的情緒激動,如涕淚縱橫,無法自抑時,我們當謹慎地處理情況,而不傷害到任何人;這時如果再對會眾有任何的責備,就會使會眾消滅聖靈的感動。但另一方面如果對此情緒有任何的鼓勵,全會眾將會感染到狂熱的情緒經驗,甚至受制於情緒感受。許多人可能因為此種激動的情緒,自稱已順服主,然而卻沒有理智上的順服,我們會發現他們並沒有真正的接受主。所以只有順服真理產生的情緒經驗才是健康正常的。

 

人順服真理會有某種程度的情緒經歷,在那時候,如果情緒經歷發展下去以致使理智或分辨力受到轄制,那麽這種情況也很不適於產生真正的悔改。我過去曾經多次經歷此種情況,在未經歷之前,我以為此種情況還不錯。但我現在知道如果人的悔改能在較安靜的情緒中發生,多半比較真實。我們不當排斥復興期間的激動情緒,但我們也不應該企圖製造任何的情緒經驗。所有的方法都是引起興趣及注意力,但我們的原則主要是管制這些被挑起的興趣,使它們不致打擾人理智的判斷及意志的運用。我要再申明的就是教會復興期間極大的情緒經歷多半不能產生真正的敬虔。因為人太倚靠感覺,以致理智受了迷惑而無法對真理有真正的認識。

 

不真實的心靈改變

 

在前面的信息中,我曾經暗示到世人對福音不以為然,主要的原因是人心的敗壞光景並沒有完全地被顯明出來。從許多例子中,我注意到一項常常發生的錯誤,那就是盲從的順服、盲從的悔改及盲目的相信。往往一個人還沒有足夠了解順從的真義之前,他就被要求順服;在他還不清楚罪的本質及離棄罪的意義之前,他就被勸服要悔改;在他未能明白救恩真理之前,他卻表明已經信主了;而他表明要服事神的時候,他並不明白服事主的真義及所當付出的代價;他以為只要下決心來服事主就是大功告成了。所以這種信仰的產生和由於信心、愛及一顆破碎的心靈所產生的信仰實質實在大不相同。簡言之,許多不真實的心靈轉變是由於信仰的實質並沒有生根於心靈之內。每一年,我都很驚奇地發現到許多神學家的宗教看法顯然遺漏了真正信仰的實質;因為從許多的事例可以指出,愛原本是信仰的實質與總結,這點卻被他們忽略了。

    全站熱搜

    阿根廷活水教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